联系我们

产品说明

  资金池可有效回笼成员企业的闲散资金,提高集团可控资金量,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闲置资金的物理集中。同时,可提升对外投资获取额外收益的能力,并有实际效果的减少不必要的外部融资,降低集团财务费用,加速融资效率。

  通过资金集中管理,聚沙成塔,产生集团资金聚合效应.迅速提升集团的信用等级,争取足够的授信额度推动集团筹资。亦可在集团内部有效地调剂成员企业授信额度,减少其授信障碍。

  利用资金池及时了解各个子账户资金流量情况,提高集团整体资金的透明度,便于内部管理加强内控效力。

  资金池核心优势的发挥依赖于成员企业对集团资金集中管理制度的执行力。资金资源的稀缺性使得资金集中管理过程中的博弈异常激烈,其运行的最终效果与博弈结果息息相关.有效的执行力是实行资金管理的充要条件。除此以外,其在税务等方面还存在着潜在风险。

  我国《贷款通则》明令禁止公司间的直接借贷,资金池实际是采用委托贷款方式在集团内部进行资金划拨,该方式解决了不同法人实体账户间无真实贸易背景下的资金转移问题。

  但是,委贷模式也不可避免地产生额外的税务成本,即:利息营业税及每次交易所发生的印花税,我国税法规定,每笔委托贷款的利息收人需按收人的 5%缴纳营业税,通常,资金的上划或下借都会产生利息收人.而,同一笔资金在集团间的调剂将产生双重纳税义务,增大企业经营负担。若集团企业规模大、级次多,资金池的运用将会产生大额营业税的成本,需利率或利息收入与利息支出轧差结算纳税等少缴营业税的操作方式都存在税务瑕疵,存在违规隐患,不建议采用。

  定银行及别的金融组织和借款人(不包括银行同业拆借)签订的借款合同中借款金额0.5 贴花,按次计缴。在资金集中管理模式下,将频繁发生资金划拨,大型集团资金池业务量相当可观。理论上应对每笔业务进行印花税核算,真实的操作困难较大。为避免此情况,通常先与银行事先约定委贷总额,后向税务局以集团为单位做备案,待获批后,依据总额计缴印花税。该方式虽简化了计算,但由于委贷总额不准确导致出现多缴或少缴印花税,产生潜在税务风险。

  国内企业确定资金池利率的普遍做法是参考商业银行同期存贷利率自行设定,利率的确定存在比较大随意性。绝大部分通过资金池进行资金划拨的业务属于关联方业务(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在此业务中委贷利率被视为关联方交易内部转移支付价格,如何向税务局证明资金池所确定的存贷利率为公允价格成为集团公司企业所得税纳税问题的关键。通常情况下,由于利率的设定较为随意,集团亦没办法提供充足的确定依据,利率的合规性受到挑战,进而影响未来的企业所得税核算,根据我们国家税法规定,若税务机关认定企业制定的内部价格违反了独立交易原则(所得税法第 41 条规定税务局有权按照“合理方法”对企业的定价进行调节并对企业的应纳税额进行重新核定,对于核定后的差额企业不仅要补交税款,还必须承担一定的滞纳金。

  通常为了鼓励下属公司积极进行资金归集,集团公司确定的存款利率会略高于同期市场利率,贷款利率会略低于市场利率,存在存贷利率差异大的特点。资金归集后在集团账户上也许会出现大量沉淀资金(由归集集团账户后未能及时转贷的资金积累产生),集团公司需要承担沉淀资金的资金成本,并由此而引发审计及税务问题。解决沉淀资金成本问题的通常做法是母公司按照一定的标准,将主账户产生的沉淀资金成本分摊到各子公司。由于分摊标准的确定同样缺乏依据,此部分分摊核算有很大的可能性被税务机关质疑;且二次分摊工作量大,最终将导致集团管理成本上升。

  综上,资金池的使用并非百利而无一害,随着我们国家税收制度的逐渐完备,相信不远的将来将会针对资金池业务出台一系列完整的税务新政,企业若不能统筹做好资金池谋划工作,未来必将承担巨大的额外税务成本及管理成本,上述负面影响有可能完全抵消资金集中管理的优势效应。企业要结合自己真实的情况,做好充足地谋划,扬长避短,充分避免风险后再行启动资金集中管理工作。